地粮

本地居民正在克服文字恐惧症。

我为什么这么闲,我不做作业到底在干什么!

教AP英语的芝大毕业的肉食系女王让我们在两天内读完了俄狄浦斯。

这是一部怎样充满人类的恶意的悲剧啊。

不知道是不是又是英语翻译的错,我一直觉得英语是比中文清晰却狭隘的语言(汉字好像方形的大口袋,能装下好多东西),同样的作品读中文翻译我的感受能比读英语翻译丰富三倍。看完全文后我反复把结尾嚼了好几遍,深怕自己错过了什么隐藏在字里行间的深刻道理,基本就是“卧槽这就完了?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悲剧就这样?为什么我根本没什么感触一定是我智商太低了吧?”的心态。硬要简单粗暴地下一个英语课式结论,我会说这篇悲剧想传达的信息是“Know thyself",如同阿波罗的神谕一样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。神的意思是让人了解自我,可俄狄浦斯完成预言的前提就是对自身一无所知。而预言就是俄狄浦斯的自我,俄狄浦斯不完成预言就无法了解自己。换句话说,一旦俄狄浦斯了解了自我,他就不会去完成预言;预言如果失效,那俄狄浦斯本身也不存在,那他就更无从了解自我了。这是什么莫比乌斯般的悖论!结论是俄狄浦斯只要存在,他就不能了解自我,这样他才能完成预言,他的存在才成立。俄狄浦斯只有在完成预言后才可以了解自己,这才是悲剧的根基啊!什么弑父什么乱伦都不是事!在完成预言并了解预言之后,俄狄浦斯就已经完成他存在的意义了,他可以去死了,故事也可以完结了。

所以说这个悲剧的根基就在于阿波罗的恶意啊!人要存在就完全没办法“know thyself”啊,你还要因为人不“know thyself”而惩罚他!不过俄狄浦斯有一句话倒是说得很清楚:他的悲剧是神给的,他的结局却是自己创造的。在课上提出来后老师就把话题连接到了free wil上。我总觉得在美国课堂对着俄狄浦斯讨论free will有点微妙,一定是free will这个词语言背景的问题。你看把free will替换为中文里的自由意志就舒服多了,我相信替换成希腊语的ελεύθερη βούληση一定会更顺当,可惜我不会读希腊文。最后大家得出一致结论:虽然俄狄浦斯的神话是宿命论的,但是悲剧俄狄浦斯是提现自我意志的。俄狄浦斯靠自己的意志追求真相,又靠自我意志刺瞎双目自我流放。Free will是不倒的,索福克勒斯是先进的,现代价值观是正确的,人定是胜天的,耶。

我对俄狄浦斯的理解根本没有那么乐观。说到底人类只有在两个方面拥有自由意志:寻求真理,和创造死亡。不过这就够了,对于人的一生这实在是太够了。索福克勒斯真是充满了正义啊!

课后问老师当时希腊社会背景,女王说当时占据言论主流的观点还是宿命论和众神的意志至高无上。不过她相信在私人生活中,个体还是能体会到自由意志的存在的,毕竟宿命论与人类生活体验相悖。说到底,不管世间一切是神的决定,还是自由意志的选择,还是小概率事件引发的因果锁链,发生的事就是发生了,存在的事物就是存在。没发生的事情就是没发生,不存在的事物就是不存在。无论我们怎么解释、怎么理解它们,有什么感受,都对世界毫无影响。悲剧和喜剧,它们存在就是存在,存在不需要理由,日子还是得过。

但是还有一点我有必要提出来:古希腊众神不是神,而是是人。那这样看的话,俄狄浦斯的悲剧到底是谁的悲剧,谁的安排,又是谁的恶意呢?

凡事都要落回到人身上的我多么富有人道主义精神啊!我有空得去读亚里士多德搞明白悲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© 地粮 | Powered by LOFTER